边界线 | 从《马男》和《权游》看无性恋在荧幕中形象的发展史

Sara Ghaleb / 文

汪润中 / 译

黄乖儿 / 校



    仍被误解的无性恋,和逐渐带来改变的电视节目

(原文标题:Asexuality is still hugely misunderstood. TV is slowly changing that. )


    “如果不是饭后甜点,不是饭前开胃菜。不是看电影时的爆米花,也不是闲暇时候的糖果零食。我们究竟是什么?。”

    这个看似愚蠢的问题来自于《马男波杰克》的托德·查韦斯(由艾伦·保罗配音),在这个Netflix系列的第四季中,当时他正在思索一包爆米花——以及他自己的性别认同。在上一季中,托德承认他既不是同性恋也不是异性恋:他“什么都不是”。但他当时并没有以无性恋者的身份出柜,因为这是他在20多岁之前一直拼命回避的个人真相,他更喜欢“什么都没有”的安全。


    托德·查韦斯(由亚伦·保罗配音)在《马男波杰克》的第四季中以无性恋者的身份出现。有趣的是,网络上能下载到的中英双语字幕中,仍然把asexual翻译成性冷淡。


      有一个流行节目中的受人喜爱的角色作为无性恋而出柜,对无性恋群体来说是一件大事:当你发现自己既不直又不弯,并且你从来没有看到像你这样的人出现在媒体上时,你可能会觉得自己不存在。作为一个无性浪漫无性恋——意思是我对性或恋爱都不感兴趣——我多年来一直认为自己“什么都不是”,因为我看不到其他的选择。对我和其他许多人来说,看着托德从无到有的旅程改变了我的一生。

      如果你不熟悉无性恋——大多数人往往如此——那么首先我们要知道,无性恋者是感受不到性吸引的人。(与此相关的是,一个无性浪漫的人并不会有浪漫的体验,但并不是所有的无性恋者都是无性浪漫的。)这是成立于2001年,可以被认为是现代无性恋运动的开端的“AVEN(Asexual Visibility and Education Network)”所提供的定义。互联网和论坛的兴起为无性恋者提供了一次公开讨论这些曾被认为是非常隐私的事情的契机,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创建社区和共享术语的方法。

AVEN网站首页截图


    有了自己的社区和身份,无性恋者现在终于可以被更主流的文化所认可。这一过程是通过电视慢慢发生的,电视节目正在逐渐为无性恋角色的故事情节腾出空间——但很少有节目能应付好这一挑战。



无性恋形象在银幕上的历史是短暂而肤浅的


    第一次在电视上描述无性恋也许是在2003年,克雷格·基尔伯恩(Craig Kilborne)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脱口秀节目Late Late Show中扮演一个反复出现的无性恋角色塞巴斯蒂安(Sebastian)。这个案例可以清晰地表达出被性社会疏远和遗忘的感觉。(例如:“在我看来,有史以来最色情的电影是《电子世界争霸赛 (TRON)》。)不过,最重要的是,这个角色明显地表明,编剧们根本不知道无性恋是一种真正的取向,只是想把类似无性的想法变成了一条笑料。

最早的无性银幕形象充满了人们对无性恋刻板印象


    再过四年,电视上才出现了第一个靠谱的无性角色,杰拉尔德·蒂佩特(Harry McNaughton饰演。)这个角色于2007年在新西兰肥皂剧《肖特兰街》中首次亮相,杰拉尔德在多集剧集的剧情发展中逐渐发现了他的性取向,并在出柜后继续过着充实的、令人兴奋的肥皂剧生活。三年后,美国电视剧里的第一个无性角色出现在ABC家庭频道的剧集《胖子的天空》中 。这个短命的系列剧只为Poppy(Zoe Jarman饰演)的出柜留出了一分钟的时间,但这一分钟非常的好,充满了脆弱性和过于直接的尴尬。

    在四大广播电视网络中,仅有一部黄金时段的电视剧《豪斯医生》在2012年播出的一集中讲述了“无性恋”有关的故事,并且该剧中没有任何无性恋角色。这一集“更好的一半”讲述了主角豪斯医生(休·劳里饰)认为他诊所的一个病人(Corri English), 在无性恋的问题上撒了谎。

    我不想破坏这件事,也不想破坏《豪斯医生》的任何一集,但是,是的,病人在撒谎。她谎称自己是无性恋者,所以她可以嫁给一个无性恋者,但对她来说幸运的是,她的丈夫也不是无性恋者。他之所以觉得自己也是无性恋只是因为脑中的肿瘤。(我建议电视剧编剧不要讲脑外科手术可以治疗非异性恋的故事,而是你做自己的故事,豪斯医生。)当这一集播出的时候,我刚好与母亲一起看的,我会永远气愤它在我告诉家人自己出柜之前播出来了(这改变了母亲对无性恋的看法)。

具体剧情可参考 https://house.fandom.com/wiki/Better_Half


    而到了2014年,当无性恋主角瓦尔(Valentina “Voodoo” Dunacci,Kelly O‘Sullivan饰)在美国电视剧《急救警情》中亮相时,事情有了起色。瓦尔是一条主要故事线的重心,她与同事急救员布莱恩(Kevin Bigley饰)建立了牢固的关系,布莱恩虽然不是无性恋,但却无可救药地爱上了瓦尔。《急救警情》可能是一部粗俗的喜剧,但这些笑点总是在布莱恩的天真上,而不是在瓦尔的界限上。虽然布莱恩认为瓦尔是他的女朋友,但她从来没有正式接受过这个头衔。并且,这部剧愿意呆在灰色地带,而不是强迫瓦尔改变。

急救警情中的瓦尔:No Sex, No Problem


    一个月后,《权力的游戏》确认了瓦里斯勋爵(康莱斯·希尔饰),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也是无性恋者。瓦里斯是一个太监,但在“权力的游戏”中,甚至是太监也有春天 。(看看灰虫子就知道了)。这部剧特意不把无性恋和太监混为一谈,直接说明瓦里斯在被阉割之前就缺乏吸引力。他甚至被安排了一个经典的“权力的游戏”式的关于无性恋的演讲,他在剧中说:“当我看到欲望对人们做了什么,它对这个国家做了什么,我很高兴没有参与其中。”

“欲望的空缺能让我有自由的空间去追求其他东西。”



    慢慢地但毋庸置疑地是,无性恋在电视上的出现变得愈发自然。2016年,一位背景人物布拉德(西德尼·富兰克林饰)在MTV的《假亦真》中高喊:“我是无性恋!”在其中关于以少数群体标签为荣的一集剧里,这部喜剧甚至都不觉得有必要去刻意解释他所说的意思。

    但2016年之所以意义非凡的另一个原因是——这一年 《马男波杰克》 开始细细讲述托德的无性恋身份。而2017年, 《马男波杰克》 和一部名为 《暗影猎人》 的新剧都将为无性恋形象开辟一片新天地。



这也许意味着无性恋已经做好了进入主流的准备,但前路仍漫漫


    对于那些不愿写无性恋角色的剧作人来说,最常见的理由正如“神探夏洛克”的编剧史蒂文·莫法特(Steven Moffat)说的那样:“这不够紧张刺激,也就不会有什么乐趣。”而超自然剧集“暗影猎人”的大热(美国区发行在Freeform,国际区发行在Netflix上)则证明了为什么这个借口站不住脚。

    在2017年的一集中,吸血鬼拉斐尔·圣地亚哥(David Castro饰),告诉伊莎贝尔·莱特伍德(暗影猎人之一,由埃米拉乌德·图比亚扮演),他从来没有对性感兴趣,在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场景中,他躲开亲吻她的嘴,转而咬她的手腕。《暗影猎人》相信拉斐尔的其他身体需求以及他与伊莎贝尔的激情关系可以说得通,而不需要引入性吸引力。

“我只是对性无感罢了。”



    《马男波杰克》通过给托德超过一整季的曲折剧情发展,让他逐渐认识自己的性取向,并最终找到自己的归属。“马男波杰克”还延伸到了其他节目没有提及的地方,把整个无性社群介绍进来:托德加入了一个无性聚会小组,并与另一位无性恋者约兰达·米哈文图拉(Natalie Morales饰)约会。这意味着该系列对无性恋的探索计划不会仅仅只停留在托德一个人身上。

“无性恋见面会:欢迎所有无性恋者”



    但即使有了这些进步,为无性恋角色腾出空间的美国电视节目仍屈指可数,而且愿意介绍无性恋的电视节目并没有明显增多。就在去年,CW电视台(美国一家电视台,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华纳兄弟Warnar Bro共同出资)的热门剧《河谷镇》拒绝将Jughead Jones塑造成无性恋者,尽管这个角色在原作漫画《Jughead》中确实如此——这对于一个面向青少年的剧集来说尤其令人失望,因为这些青少年很可能会从对整个性别光谱的探索中收获良多。

    我们需要更多的无性恋角色,同时也需要更多样的不再以异性恋为底线的故事。例如,电视上还没有描写过一个同性浪漫、双性浪漫或泛性浪漫的同性恋者:《急救警情》、《暗影猎人》和《马男波杰克》的故事情节都仅仅集中在男女之间的潜在浪漫体验上,而这些角色可能在同性关系中找到浪漫的想法却从未被提出过。

    此外,对男性/女性关系的关注还会疏远那些不会经历浪漫吸引的无性恋者。我觉得令人沮丧的是,这些无性恋驱动的故事情节并没有摆脱“我需要一个男/女朋友”这样的潜在异性浪漫信息。当然,这些剧集里的故事本身都很棒,但当这些流行文化成为大众媒体中最突出的无性恋的例子时,它就创造了一种虚假的、破坏性的叙述,即无性恋是异性恋似的,而不是一种完全独立的体验。

    但无性恋角色的故事不会就此结束,甚至可能不会在这些个别剧集中结束。就在去年, 《暗影猎人》 凭借对多个LGBTQ角色的刻画获得了GLAAD杰出剧集奖,因此,拉斐尔可能不会是节目中的最后一位无性恋者。而 《马男波杰克》 则可以利用托德的无性恋聚会小组,来引入无性光谱中更丰富更多样的无性恋者们(甚至是动物们)。

      现在,新的机遇已经来临,更多的系列剧集将会引入无性角色,我也希望他们会这样做。不过,就算他们不,拉斐尔和《暗影猎人》的第三季都已经回归。但至于无性恋的形象代表,我们这些无性恋者可能不如布鲁克林区最酷的吸血鬼(拉斐尔)做得好。

生活大爆炸中的谢耳朵虽然没有直接被描写成无性恋者,但观众通常都会这样认为,同时谢耳朵与他的伴侣Amy也是无性关系